高级搜索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政务资讯 >> 报说青山湖

(南昌日报)高铁东站:城东地区发展的强“引擎”

时间:2020-07-28   来源:   已点击:
分享到:

抓项目就是抓发展,谋项目就是谋未来。高铁南昌东站位于青山湖区罗家镇,是昌景黄高铁和京九高铁的客运始发站。目前,高铁南昌东站建设正有序推进。

施工有序

下月进行路基填筑

7月24日上午,记者来到高铁南昌东站站房施工现场,只见碎石机、装载机、挖机正在有序作业。项目承建方中铁二局昌景黄铁路7标项目部一分部技术员马鹏飞告诉记者:“目前,项目正在进行地基处理、填料准备工作,以及路基填筑工艺性试验,试验完成后将在8月中上旬进行路基填筑。”

路基填筑施工是铁路施工中的关键环节,正式填筑施工前应选择有代表性的地段进行填筑压实工艺性试验。“我们路基填筑工艺性试验段在站台车位位置,通过试验确定未来路基填筑工艺性参数,碾压多少遍才合格,填料的含水量是否满足要求。经过多次试验,结果良好。”马鹏飞说,目前,高铁南昌东站站房地块的拆迁已进入尾声,项目部正通过增加施工机械设备和人员、延长作业时间等举措,争取把疫情延误的工期加班加点赶回来。

据了解,高铁南昌东站站房位于天祥大道与广州路交会处东侧约300米,车站总面积为10万平方米,另有10万平方米铁路综合开发位于车站西广场南北两侧,最高聚集人数为5000人。车站采用的是“腰部进站”的方式和“霞鹜齐飞”的设计理念,极大地方便旅客出入站。

6天100%签约

征迁实现“加速度”

“贴上最后这面小红旗,我们的签约工作也就圆满完成了。”6月18日,在罗家镇棠溪龙塔村旧改征迁指挥部大厅内,工作人员边说边将第222面小红旗贴在签约墙上,这意味着征迁工作目标任务提前完成。

据了解,罗家镇棠溪龙塔村旧改项目涉及昌景黄铁路建设,整个征迁总面积79454.18平方米,总户数为222户,其中,棠溪龙塔旧改总面积65087.8平方米,共175户,在高铁建设红线范围内的面积为14366.38平方米,共47户。

6天100%签约,这样的工作成绩归功于青山湖区、镇、村三级干部的付出和村民的支持。为做好征迁工作,青山湖区组建了片区房屋征迁指挥部,由县级领导带队,责任到人,成立了5个征迁小组,挨家挨户进行政策宣传,确保顺利完成征迁工作。同时,自6月12日启动旧改签约以来,棠溪龙塔村村民踊跃签约,全力支持旧改工作。“这里将建设高铁新区,大家都全力支持,现在家家户户都在收拾行李准备搬家……”刚办完签约手续的龙大哥满是欣喜,并对今后住进新居,迎来美好生活充满了期待和向往。
  根据实地勘测,高铁南昌东站建设征迁红线内约22万平方米,红线外有80余万平方米,铁路红线征地涉及罗家镇的秦坊村、棠溪村、板溪村以及谢埠社区,共968亩,其中秦坊村703亩、棠溪村56亩、板溪村167亩。“为让征拆工作顺利开展,我们在开展房屋征收的同时,土地报批、安置选址等工作全部同步进行,同时加快推进安置房项目建设,实行拆与建的无缝对接,早日让老百姓住上新房。”青山湖区高铁东站指挥部办公室专职副主任、罗家镇人大主席团主席章涛表示。
  “由于征迁体量大,征迁工作分四批进行。目前,我们已完成秦坊一期、棠溪龙塔旧改以及板溪、谢埠旧改的签约工作,即将启动秦坊二期征迁工作,争取在半个月内完成。”章涛说,签约完成后,他们同步启动了拆迁倒房工作,确保涉及高铁东站及安置房作业面地块全部交付。
高铁新区进一步拉大城市框架
  未来,昌景黄高铁将从南昌东站穿越而过,高铁的“引入”,将如何推动当地经济的发展?
  高铁南昌东站连接京九高铁、引入昌景黄铁路,不仅是联系北京、广州方向的快速通道节点,而且通过昌景黄铁路与京福高铁、黄杭高铁的衔接,能便捷联系杭州、上海、南京等长三角城市。随着高铁南昌东站的建设,高铁新区应运而生,这是我市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提出的“一主五副”城市空间结构中“瑶湖副城”东南板块的核心区域,不仅在抢抓“高铁经济”历史机遇中扮演重要角色,还承担着东南板块生活服务中心的职能。
  针对高铁新区的建设,我市结合实际,专门规划了《高铁新区的发展规划》。如今,高铁新区规划布局已有雏形,其控规区域为高铁南昌东站周边区域,东至规划东路、西至昌东大道、南至昌南大道、北至解放路,面积约23平方公里。根据规划,高铁新区将利用5年时间,汇聚20万人口。
  “随着东站建设的顺利推进,南昌东南板块必将迎来千载难逢的历史性发展机遇,而南昌高铁新区也必将成为南昌未来发展的一张靓丽新名片。”青山湖区区长袁一旦表示,在高铁南昌东站区域建设高铁新区,充分利用高铁带来的人流、物流、信息流,发展高铁经济,将为昌东地区经济崛起提供动力,形成大南昌都市圈沟通南北、面向长三角区域的新经济门户地区。
  未来可期。建成后的高铁南昌东站,将影响和带动整个城东地区以及高铁新区的开发与建设,进一步拉大城市框架。

帅婷 张欢欢 本报记者 张代艳